>

民俗学家萧放,年俗三千年

- 编辑:威尼斯在线平台 -

民俗学家萧放,年俗三千年

  岁首新年,在中国至少走过了3000年历程,其产生与古代历年概念的形成有直接关系,从本质意义上说,它根源于上古先民对时间变化的感受和对时间流转的意识。古人以天文、物候、生产时序与特定人事活动标志年度周期的起点与终点,在新旧年度时间交接点上确立了年的地位。年的时间周期概念在三代以前已经出现,《尔雅释天》:夏曰岁,商曰祀,周曰年,唐虞曰载。周代继承上古以来的农业生产方式,并将其作为民生主业,以农作物的生产周期作为年度周期,以丰收庆祝作为年时间,因此明确将新旧时间界点称为年。由于上古各代历法传统不同,岁首新年的时间并不一致。自从汉武帝太初元年(前104年)确定以夏历正月初一为岁首之后,年的时间再没更改。

  

  辞旧迎新是过年亘古的主题,围绕这一主题形成了特定的生活传统。以年节为中心的生活传统,被人统称为年俗。年俗大致可分为物质习俗、仪式行为、精神信仰三大层面。物质层面的年俗,是年节期间最能满足人们感官需要的物质生活内容,饮食品种(年糕、饺子)、娱乐用品(爆竹、烟花)、门庭装饰(春联、窗花、年画)是年味的丰富呈现。仪式行为层面的年俗,是年节期间促进人际沟通的社会行为,团圆、祭祖、拜年、社火巡游是传统仪式习俗,是年俗社会传承的重要方式。精神信仰层面的年俗,是人们情感与信仰的聚焦,人们在辞旧迎新的过渡阶段,以虔诚心态礼敬天地万物、祖先故人,以此获得精神的更新与充实。物质习俗、仪式行为、精神信仰是年俗传统的三大支柱,它们共同支撑起年这一神圣与世俗融通的文化时空。在年俗形态中,三者相互衔接、关系错综。情感与信仰是年俗最核心的精神传统,除了在祭祀中的独立表现外,还渗透到年俗的各个部分。

 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隆重、最盛大的传统节日,年俗承载着中华文化的血脉和精华。它的隆重与盛大既表现在丰富多样的具体节日民俗中,又表现在节日文化价值的核心内涵和社会功能上。以春节为代表的传统节日习俗与文化是观察乡村的重要窗口,也是建设乡风文明的重要抓手。春节有着怎样的文化基因和丰富内涵,怎样传承以春节为代表的传统节日文化,如何以年节习俗为抓手,移风易俗,让乡风文明重归故土?记者采访了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/社会学院人类学民俗学系主任、中国民俗学会副会长萧放。

  年作为农业社会的重要人文时间,是人民生活的时间坐标与情感精神的凝聚,集中体现了家人团聚的欢愉、和睦乡邻的温情、祭祀祖先的虔诚、礼敬神灵的信仰、迎新祈福的愿望。年的这一精神文化传统构成了它重要的遗产价值。

  记者:春节是我国历史最悠久、影响最广泛、全民参与程度最高的传统佳节。春节习俗有哪些特点,在传统社会有何社会功能?

  当代中国虽然正转型为现代社会,但我们的精神血脉与传统密切相连。年对于我们来说,虽然没有公历元旦那样具有实在的经济社会的指标统计意义,可是它在民族文化认同、家庭社会和谐与精神更新方面,有着非同寻常的文化服务意义。当然,我们享受春节文化遗产,并不仅仅在吃遗产的利息,我们应该将文化遗产变成文化资产,重视利用现代媒体与现代科技手段,传承与开发春节传统文化资源。重视现代春节符号、春节吉祥物的设计与推广,着意春节门庭的现代装饰,营造春节祥和气氛;利用春节庙会平台,进行传统年俗文化展示与现代时尚的发布,融合古今,创新年节文化。

  萧放:传统春节是年度周期中关键的时间段落,是中国人特定的时间通过仪礼,辞旧与迎新是其习俗主题,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春节习俗。从时间进程看,春节由忙年、团聚与贺岁迎春三大节俗环节构成。作为传统的民俗景观,忙年是指为过春节做物质、环境、社会、精神的准备阶段。俗话说,过了腊八就是年,但真正敲响年节锣鼓的是小年,此后,人们忙着清洁屋宇、结清账目、备办年货、馈赠辞年、祭祀祖先等,特别是年节食品的采买与加工,各地群众都忙着赶年集,购年货;家人团聚、共享年夜饭,围炉夜话、守岁迎年是年节的高潮;贺岁迎春是春节习俗的第三阶段,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,在冬去春来的时节,人们以春联、年画装饰门庭,迎神接福、相互拜贺,庆祝新春的到来。

  年俗三千年,岁月悠悠,年俗文化的性质、形式在变化,年俗文化承载的人间温情、家庭伦理与民族心性依然。

  我们从春节习俗的构成元素看,可以清楚地明了春节作为民俗大节的社会文化功能。春节习俗按其性质可分为信仰、伦理、饮食、娱乐四大部分,人们在年度循环最关键的新旧交替时段,以信仰祭祀性习俗强化、更新人与自然、人与历史的精神联系,以伦理性习俗强化家庭邻里的社会联系,以饮食娱乐性习俗补益与调节身心。因此,春节习俗在传统社会的个体、家庭与社会生活中具有重要的周期性的物质满足、社会调控与精神调剂功能。

  文章来源:微信公众号《文艺菜园》2017-01-24

  记者:千百年来,以春节为代表的年节文化代代相传、接续不绝,同时又适应时代变化不断创新发展,今天我们的传统年节习俗有哪些新的变化?

  萧放:的确,春节习俗的基本框架与主要元素得到持续的传承,而传统节俗的社会功能与具体形态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,我们可以从物质、社会、精神三大层面来说明。

  从物质层面看,春节依旧是重大物质消费日,传统春节的食物、用品大多是自家备办,忙年之忙也主要在此。当代中国经济繁荣发展,过年的物质条件显著改善,无论城乡,年节食品、用品主要依赖年货市场,忙年变成忙着采买。并且年货采买方式更为灵活,品类更加多样。比如我们的年夜饭虽然仍保留全鱼、丸子与其他地方特色菜肴,但东西南北各地的新式菜肴成了年夜饭的主角,地方性的舌尖传统发生着变化。

本文由风俗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民俗学家萧放,年俗三千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