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云南通海兴义遗址发掘,云南兴义遗址田野考古

- 编辑:威尼斯在线平台 -

云南通海兴义遗址发掘,云南兴义遗址田野考古

云南通海兴义遗址发掘

  2016年10月下旬,历时一年多的兴义遗址田野考古发掘工作顺利结束。经发掘,1号探方堆积厚8.2—9.2米,区分出37个文化层、18个活动面共55个堆积层。2号探方堆积厚9.2—9.4米,区分出34个文化层、29个活动面共63个堆积层。两个探方共发现房屋18座、墓葬20座、瓮棺葬4座、灰坑6座、灰堆10座、道路4条、沟2条、护墙1道,出土陶器、石器、骨器、青铜器等标本器物1460余件,采集各类样品600余份。根据地层堆积及出土物的不同,可以将遗存分为海东类遗存、兴义二期遗存、滇文化遗存三大阶段。

展现了高原湖泊型贝丘遗址的文化面貌,为探讨滇中地区新石器晚期至青铜时代文化演进奠定了基础

图片 1
遗址航拍图

   

 

  兴义遗址位于云南省玉溪市通海县杨广镇兴义村,地处杞麓湖沿岸一座半独立山体的南部坡脚地带,为包含大量螺蛳壳堆积的贝丘遗址,面积约5.2 万平方米。鉴于遗址对于构建滇中地区考古学文化序列的重要价值,2015 年9月至2016 年10 月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、玉溪市文物管理所、通海县文物管理所联合对遗址展开发掘,清理9×9 米、9×8 米探方两个,共190 平方米。

  一、海东类遗存

图片 2
图片 3

 

2号探方全景

  兴义早期遗存即为海东类遗存,典型代表器有喇叭口绳纹圜底罐、圈足罐、尖底瓶等(未发现鸡形壶、四流方口罐)。海东类遗存的年代,可参考海东遗址人骨测年3945±100年(1号墓葬)、4235±150年(13号墓葬)。该阶段文化层内陶片较少,发现有绳纹陶片、磨光陶片,也发现有圈足器形,小件器物发现部分磨制骨器、石箭镞、石环等。

 

图片 4
海东类遗存出土陶器  

  工作目的与方法

  遗迹发现有12座墓葬、3座灰坑及部分柱洞。12座墓葬中除5座(9、10、11、16、20号墓葬)人骨保存不完整外,其余6座(6、7、8、12、13、14、15号墓葬)均为屈肢葬。4号灰坑内发现较多石块、炭屑及动物骨骼等,在灰坑内也发现一具人骨四肢卷曲于胸部,人骨上方压有4块较大的石块。固定采用屈肢葬,表明该人群是一个具有共同信仰的特殊族群,其族属来源需要进一步研究。

   

 

  兴义遗址发掘学术目的明确,即构建杞麓湖区域考古学文化序列、探讨文化演变及其所属族群等问题。基于学术目的,发掘工作思路确定为:精细化发掘,注重发掘的科学性,强调传统考古学方法与新科技的结合使用;坚持系统全面采样,开展多学科合作研究。

  8号墓葬发现有4枚穿孔海贝,其中1枚海贝背部被磨平,推测海贝应作为货币使用。根据出土器物判断,出土海贝的墓葬为海东类遗存,其年代约距今4000年。发现距今约4000年的海贝,为探索南方丝绸之路提供了重要证据。

   

图片 5

  遗址螺蛳壳含量大、易垮塌,平剖面难处理。经多次实验论证,项目组创造性地采用钢架钢网支撑、水玻璃粘接加固探方四壁,成功解决了发掘难题。

海东类遗存出土海贝

   

  海东类遗存的地层内发现较多玛瑙石、石英石,玛瑙石有砸击痕迹,说明当时已经开始采集加工玛瑙。  

  发掘严格按地层学解剖揭露遗址,力求为分期及多学科研究提供准确样本;全面收集各类遗物,所有堆积均过筛两遍、水洗一遍,探方内发现遗物用RTK 测点;统计各个堆积单位的体积及其包含的陶片、动物骨骼等遗物数量,分析单位体积内遗物丰富程度;以固定点、浮动点方式系统采集各类样品;全面运用三维建模、RTK 测绘、数字化管理平台等技术

图片 6
海东类遗存出土玛瑙石

 

 

  手段记录资料;与北京大学、中国社科院考古所、中科院、吉林大学等专家合作,开展古DNA、动物考古、植物考古、冶金考古、环境考古、C14 测年等研究。

  6、7号墓葬屈肢葬人骨肱骨上肌肉附着点突起明显,髌骨上发现有挤压痕迹,说明划船是一项经常性活动。该阶段地层内发现大型动物骨骼较多,有水鹿和大象骨骼。这些大型动物并非家养,说明其狩猎经济占有一定的比重。该阶段上完整的螺蛳壳所占比重较大,不像兴义二期及滇文化地层内螺蛳壳均没有尖锥尾部,反映遗址早期居民螺蛳食用方法不同于晚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  重要收获

  二、兴义二期遗存

  

 

  文化层厚8.2—9.4 米, 共清理37 个文化层、47 个活动面,发现房址18 座、墓葬20 座、瓮棺葬4 座、灰坑6 座、灰堆10 座、道路4 条、沟2 条、护墙1 道,出土陶、石、骨、青铜器等标本器物1460 余件。遗存从早到晚分为海东类型、兴义类型、滇文化三个阶段。

  兴义二期遗迹遗物丰富。属于该遗存的2号房址出土炭化橡子,经碳十四测年为1456BC—1389BC,目前初步推测遗存的年代介于商至西周时期。兴义二期遗存发现有房屋18座、墓葬8座、瓮棺葬4座、灰坑2座、道路4条、灰堆10座、沟2道等。

  

 

  1. 海东类型遗存  遗址早期为海东类型遗存,年代约距今4000 年前后。发现12 座墓葬、3 座灰坑及部分柱洞。典型代表器物有喇叭口圜底罐、长颈圈足罐、尖底瓶等。该阶段陶片多为绳纹或磨光陶片,发现有磨制骨器、石箭镞、石环及玛瑙石等小件。

  1、房屋:种类较多,有半地穴式、地面式、干栏式、亭棚式等种类。半地穴式房屋以圆形居多,以5、6、7、10、11、16、17号房址为代表。圆形半地穴式房屋中央多有四个柱洞呈方形分布,方形柱洞中央多有灶堆。沿房屋内地穴边缘有密集的小柱洞,应为木骨泥墙。从房屋中央有四个柱洞来看,屋顶应设置有用于通风采光的天窗;

图片 7
图片 8

图片 9
17号房址

 

  地面式房屋多为方形,在地面有较浅的基槽,及槽内立有木骨泥墙。2、3、4、9、12号房址均属于此类房屋;

  12 座墓葬除5 座人骨保存不全外,其余均为成人屈肢葬。部分屈肢葬人骨肱骨粗壮、肌线肌嵴发达且尺骨粗隆明显,髌骨有附丽病特征,这些特征与划船捕捞水产品的生业模式相吻合。H4 内发现火烧过的人头骨与石块、炭屑、动物骨骼共存,四块大石下压有另一具四肢蜷曲于胸部的人骨。海东类型固定采用屈肢葬,族属特殊,除体质人类学鉴定外,发掘还提取了古DNA 样本对其族属进行研究。

  干栏式房屋发现8、18号房址两座。两座房屋开口层位均较深。8号房址有9个柱洞呈圆形分布,房屋处于斜坡上,地面起伏不平。18号房址仅暴露出房屋一角,有6个明显的柱洞呈圆角方形分布。根据柱洞所处坡地位置及地面不见活动面推测,该类房屋为干栏式房屋;

   

图片 10
18号房址

  M8发现4枚穿孔海贝,M10随葬有彩绘陶罐。海东类型地层内发现较多有砸击痕迹的玛瑙石,发现水鹿、大象等大型动物骨骼较多,狩猎经济或占一定比重。

  亭棚式建筑发现15号房址一座。15号房址尚有局部压于探方之外,发现有5个排列整齐的柱洞,柱洞周围发现有踩踏明显的活动面。在活动面上发现有一灰堆,活动面周围没有发现墙,推测该房屋为亭子一类的建筑。

  

 

  2. 兴义类型遗存  遗址中期为兴义类型遗存,参考C14 测年推测遗其年代为商至西周时期。兴义类型发现遗迹遗物丰富,发现房址18座、墓葬8 座、瓮棺葬4 座、灰坑2 座、道路4条、灰堆10 座、沟2 道等。该阶段代表器物有盘口圜底釜、盘口罐、带流罐、矮柄豆、带乳钉陶钵、陶支足、有领石环、有肩有段石锛、纺锤形石网坠、石纺轮、骨锥等。

  圆形半地穴式房屋中央大多发现有灶,而方形地面式房屋均没有发现灶坑,可能有功能区分,或为夏季使用与冬季使用的区别。干栏式房屋及亭棚式房屋的发现,也反映了当时夏季较为炎热。除此以外,还发现了12、13号房址两座相互配套使用的房屋。12号房址为地面式方形房屋,在12号房址北侧面发现有附属的房屋13号房址,房址仅西侧有一道墙基,北侧、东侧没有发现墙基,推测为棚厦式结构。12号房址地面较为干净,而13号房址地面有大量的黑灰,黑灰内发现大量有碎于地面的陶片及石器等。推测12号房址为休息场所,13号房址可能为炊煮及生产场所。

图片 11    
图片 12  

 

  房址种类较多,有半地穴式、地面式、干栏式、亭棚式等。半地穴式房址多为圆形,地穴边缘分布密集的小柱洞,居住面中央有四个柱洞呈方形分布,柱洞中央有灶堆。从房屋中央有四个柱洞来看,屋顶应设置有用于通风采光的天窗。F6 较为罕见地保存有屋顶塌落痕迹,条状炭化木构件呈放射状分布于房屋地面上,部分木构件上发现有疑似榫卯结构;房址居住面明显,中央有四个柱洞,柱洞间的灶堆堆积层次明显;地穴边缘密集的小柱洞内发现纤维丝明显的炭化木条,似为竹棍。

  2、墓葬:发现的墓葬均为幼儿墓葬。8座墓葬中除3、17、18号墓葬三座人骨下肢有弯曲外,其余5座均为仰身直肢葬。随葬陶器均放置于头部,有带流罐、豆、钵、盘口小罐等器形。同时发现有4座瓮棺葬。瓮棺葬葬具均为器形较大的盘口釜,口部没有发现掩盖痕迹。

   

 

  地面式房址数量较多,多为方形,在地面有较浅的基槽,槽内立有木骨泥墙。部分地面式房屋为组合使用,睡卧休息与炊煮生产场地有区分。干栏式房屋发现F8、F18两座:柱洞呈圆形分布于斜坡上,地面起伏不平、不见居住面。亭棚式房屋发现F15 一座:排列整齐的柱洞周围有踩踏明显的活动面,活动面上有一灰堆,活动面边缘没有发现墙,推测为亭子一类的房屋。

  3、道路:发现有4条道路。道路均采用灰土及螺蛳壳碎末铺垫,经踩踏后变得较为紧密,有一定的硬度。

   

 

  半地穴式房屋内大多发现有灶坑,地面式房屋内均没有发现灶坑。多种类型的房屋形式,反映了古人对气候环境的适应策略。

  4、灰堆:兴义二期遗存发现有数量较多的灰堆,灰堆多发现于活动面上或房屋周围,灰堆多为倾倒的灰烬,个别灰堆似有烧火痕迹。

   

 

  兴义类型墓葬均为幼儿墓葬。8 座墓葬中3座人骨下肢有弯曲,其余均为仰身直肢葬。随葬陶器均放置于头部,有带流小罐、豆、钵、盘口小罐等器型。发现4 座瓮棺葬,葬具均为器形较大的盘口釜,口部没有发现掩盖痕迹。兴义类型墓葬人骨均做了古DNA 采样,以期发现海东类型与兴义类型族属关系。

  5、遗物:遗存发现有相当数量的孔雀石、炼渣、石范、青铜器,说明当时人已经开始采铜冶铜生产青铜器,该遗存属于青铜时代遗存,遗存的发现将滇中青铜时代的上限提前至商时期。

  

图片 13
兴义二期遗存出土铜矿石

  在房屋周围多发现有活动面、道路、灰堆等遗迹。活动面经人为处理,在螺蛳壳堆积层上铺垫有螺蛳壳尾巴、螺蛳壳碎末,螺蛳壳碎末上再铺垫灰土,土层上局部还有黑灰及陶片等。道路均采用灰土及螺蛳壳碎末铺垫,经踩踏后变得较为紧密,有一定硬度。

 

   

  发现石锛较多,除少量为梯形石锛外,大量石锛为有肩有段石锛。有肩有段石锛常见于东南沿海地区新石器时代及青铜时代遗址。

本文由历史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云南通海兴义遗址发掘,云南兴义遗址田野考古